传承者丨她在陶瓷上作画,灿烂如百花

2019-05-29 16:37     新华家居网/www.gdnewsw.com

传承者丨她在陶瓷上作画,灿烂如百花

| 许瑞芸(a.k.a. Mars Hsu),陶艺家

“我希望可以灿烂的活到800岁,黑色对我来说太寂静了。瓷器和女人一样,有不同的姿色,摆在一起才看的出来。”

传承者丨她在陶瓷上作画,灿烂如百花


许瑞芸生于台湾一个富足家庭,有机会从小学习绘画。外公是台湾鹿港的医生,还是汉学学会的一个传承人;妈妈喜欢买哥本哈根的瓷器,用来装点心给她吃。但她并不喜欢那种一个模子里出来的标准造型,所以自己去学制陶,继而在陶器上作画。她属于性格偏“懒散”的那一类人,为了逼自己坚持下去,就在上海老弄堂开起了自己的店面——百华瓷器,“百华”是外公的名字。

传承者丨她在陶瓷上作画,灿烂如百花

传承者丨她在陶瓷上作画,灿烂如百花

许瑞芸生活过的顺遂,做出来的设计也是单纯的,阳光的。她觉得只要把这份开心的情绪表达出来,就算成功。“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合格的设计师,也不重要。只有亲人和作品放在我心上,其他的事情一律不走心,反正我知道我现在挺开心的,这就好了。”许瑞芸如是说。

比如绘制金鱼系列瓷盘,自己看到鱼就满心欢喜,画出来则更甚。

传承者丨她在陶瓷上作画,灿烂如百花

传承者丨她在陶瓷上作画,灿烂如百花

“春天渐渐來,我们的手上工作也多了一层温度。这些鱼儿在你们生活中悠活起來,比我预期的更欢喜多姿。”

传承者丨她在陶瓷上作画,灿烂如百花

传承者丨她在陶瓷上作画,灿烂如百花

金鱼系列一经推出,就深受粉丝们的欢迎,但是时日久了,许瑞芸却不想画了,原因很简单,还是为了“开心”。

“金鱼系列原先只做了一批,但很多朋友喜欢,所以过年前又做了一些。应该不会再做了。我玩够了,总画鱼多腻。”许瑞芸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可谓大写的“任性”。

传承者丨她在陶瓷上作画,灿烂如百花

如果你想去逛百华,要做好吃闭门羹的准备。星期一不营业,这和国际比较接轨。有时候上午也关门,下午开门时间不太确定。因为通常这些时候,“偷偷开溜”的许瑞芸正在享受自己的生活。

可能是跟三五好友小聚,来一场高逼格的的下午茶;也可能在跨界“玩”场装置艺术展,总之就是要尽情玩耍。

传承者丨她在陶瓷上作画,灿烂如百花

尽管如此,百华瓷器还是吸引了来自全国甚至世界各地的粉丝,慕名前来。问问粉丝:为什么喜欢百华?回答“就是喜欢呀!”极其简单的理由。

其实他们喜欢的是许瑞芸最真实的情绪表达。她的设计都是些日常的题材:牡丹花、小蝴蝶、一堆荔枝。她也没学过国画,画技离大师相去甚远,但大家买百华的盘子是拿来用的,不是用来当艺术品供奉的。

传承者丨她在陶瓷上作画,灿烂如百花

市面上有太多的贴花的、高仿的应有尽有,工艺大师的技艺绝对纯熟,纯熟到不带一点情绪。百华吸引人的,恰恰是那点情绪。

对待来到店里的顾客,许瑞芸也一点不怠慢,她会先给客人泡茶,然后里三层外三层把瓷器包起来,需要补充一点:她有包装癖,喜欢把每样东西都包得美美的,情人节的时候能一口气包上百来块巧克力,每一个都不一样。为了这,还跟别人打赌比赛。至于成本,没仔细核算过。包完再加花笺,扎彩绳,装纸袋(花笺是她自己设计的,剪纸是朋友义务帮忙)每次需要一刻钟的样子。如果你还想再喝杯茶看她包别人的东西,没关系,她会告诉你身后的大果盘里有黑糖饼干,台湾的,很美味。

传承者丨她在陶瓷上作画,灿烂如百花

[责任编辑:刘旺乘]